当前位置:美人背搞笑暗杀阿拉桑
暗杀阿拉桑
2022-10-16

曼索尔是个杀手,精通几国语言,从未失过手,有很高的知名度。他冷酷无情,有一次,因为一笔可观的酬金,竟然恩将仇报,亲手残杀了资助他十多年的恩人。

一天,有雇主找曼索尔谈了一单生意:暗杀一名叫阿拉桑的名医,期限是一个月。因为开价很高,曼索尔接单了。

阿拉桑居住的城市在海边,属于一个半岛国家,三面环海。曼索尔开始认真研究阿拉桑的行踪,随后秘密潜入,顺利到达目的地,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。

那一天,阿拉桑要在一个大学演讲,时间是晚上八点。曼索尔很高兴,天黑杀人,更方便。他先踩点,选好一处商务大楼的天台作为狙击点。白天的时候,他在小旅店养精蓄锐。入夜后,曼索尔正准备出发,突然觉得小腹剧痛,越痛越厉害,刚好旅店老板看到,很热心地上前询问,还亲自把曼索尔送到一家私人诊所。诊所里设备还算齐全,先问诊,再照X光,坐堂医生看了片子,严肃地说:“你肚子里有把小镊子。”还把X光照片拿给曼索尔看,惊得他不知所措,一时不辨真假,只好同意动手术,一针麻药打下去,曼索尔失去了知觉……

清醒过来后,曼索尔感觉肚子不疼了,只是肚皮上多了一道伤疤。

等曼索尔勉强恢复了体力,他才开始四处走动,一看当天报纸,竟发现已经过去了十八天。他开始有点担心完不成任务了,赶忙先上网看看阿拉桑的行踪,可打开网页,曼索尔的目光却马上被一条新闻吸引过去了:“黑心诊所假借行医之名,取走病人肾脏,事情败露,相关嫌疑人负案在逃。”

一看这家黑心诊所的名字,太熟悉了,曼索尔顿时大惊失色,这……这么说来,那天晚上,自己有可能被取走了肾脏?曼索尔不敢想象面临的后果,他起初还抱着侥幸心理,等了两天,果然有症状出现了,腰酸、腿软、浑身乏力,再一打听,小旅店老板也失踪了。他这时才知道,小旅店提供的食品不卫生,看样子先是自己吃了不洁食品,这才腹痛,到了那家私人诊所,黑心医生又借“肚子里有小镊子”之名,开刀取走了自己的肾脏……可恶,怎么倒霉事全让自己摊上了?

曼索尔吓坏了,这可怎么办呢?这时,他从网上看到了希望:名医阿拉桑在医院坐堂十天,专治疑难杂症。

这段时间里,曼索尔对阿拉桑进行了详细的了解,知道他是个负责任、有真才实学的人。曼索尔顾不得执行那个“暗杀”任务了,毕竟身体要紧、性命攸关,于是他便按照地址,一路寻去,心急如焚地来到了阿拉桑的诊所。

阿拉桑让曼索尔先去拍一次X光,然后,他看了片子,又问了问具体情况,沉默了。曼索尔见阿拉桑不说话,表情很凝重,立刻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差点就跪下了。

阿拉桑见曼索尔可怜兮兮的样子,叹了口气,说:“你的确少了一个肾。”

曼索尔差点晕了过去,幸好阿拉桑接下来的话又让他看到了希望:“不过,我可以帮你重新装上,只收你很低的成本费。”

除此之外,还能有什么办法呢?于是,曼索尔只好答应动手术。要知道,这可是他这个倒霉蛋在短短的时间里第二次动手术了!

阿拉桑果然医术高明,手术后,曼索尔恢复良好,很快就能下地行走了。又过了没多久,曼索尔就变得生龙活虎,精力异常旺盛,一天不蹦几下就会不舒服,一般人动手术后身体总会不如先前,他倒是越来越好,真是怪事!

这一天,阿拉桑通知曼索尔可以出院了,还特地给他留了一个自己的电话,以便及时反馈术后产生的不良反应。

于是,曼索尔离开了医院,准备继续执行暗杀阿拉桑的任务。

曼索尔很快获悉:名医阿拉桑将要出席一个慈善募捐活动,主办方给他预留了十分钟的演讲时间,还是晚上八点,这刚好是悬赏期限的最后一天。

于是,曼索尔又一次选好了狙击位置,还是在大楼的天台上。这次,他干脆提前一天就来到藏身的地方,买了两瓶矿泉水和几个面包,将就过了一天。七点半,曼索尔打开携带的皮箱,取出拆卸下来的枪支配件,熟练地组装好了狙击枪。

时间到了,远远看去,阿拉桑缓步走上了讲台……曼索尔在瞄准镜里看得很清楚,正准备动手,可就在那一刻,曼索尔的手突然微微颤抖起来,他有点激动,毕竟得到这个机会太不容易了:可怜的肚皮,已是伤痕累累。

曼索尔努力想让自己镇静下来,他忽然觉得尿急,随便找了个地方,却尿不出来,膀胱胀得很难受,急得他团团转,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长长的柱状物体……

太奇怪了,怎么会冒出这个念头?柱状体,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?突然,曼索尔想起了一个笑话:一条狗在沙漠里走,因为沙漠里没有树干和电线杆——柱状物体,被尿活活憋死了,这也难怪,狗,平时就是凭借着柱状物体才会尿尿的。

想到这个笑话,曼索尔心里禁不住打了个冷颤:自己动了第二次手术以后,每次尿尿,好像也是一定要站在卫生间竖着的圆管旁边,才能顺利尿出来。

怎么会这样?曼索尔实在想不明白,而此时此刻,翻江倒海般的尿意和刻不容缓的暗杀机缘不容许他多想,他看看天台的四处,很平整,光溜溜的,没有柱状物体呀,难道自己一个大活人让尿憋死吗?曼索尔灵机一动,猛地想到了手边那支狙击枪的枪管,虽然细点,好歹也是柱状体啊,于是,他把枪口朝下,竖了起来……

还真行,曼索尔靠着这貌似“柱状体”的狙击枪枪管,虽然尿得有点艰难,但终于尿出来了,曼索尔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,再一看表,妈呀,阿拉桑的演讲快要结束了!曼索尔用布擦了擦被尿得湿漉漉的枪身,赶紧架枪,准备射击……

曼索尔聚精会神,扣动了扳机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——因为枪里不小心进了尿水,炸膛了……

曼索尔的脸被炸得血肉模糊,一块碎片射进了他的左下腹,他凭着坚忍的毅力,奋力把炸膛的枪扔下天台,又拨通了阿拉桑留给他的电话,微弱地说了一声:“我在帝国大楼天台,救命……”说完,他就昏厥了过去……

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曼索尔清醒过来时,正听到阿拉桑对一群记者模样的人说:“这个病人胃部严重受损,切除后,换上了我新发现的一种替代物,同时,还给他进行了植皮整容手术,术后肯定恢复良好。”

曼索尔看着阿拉桑,轻轻地问:“医生,这一次你给我换上的是什么替代物?”

阿拉桑得意地说:“我能用生物基因技术,利用其他动物的内脏,培育成功能、大小都和人一样的内脏,还可以将这种方法运用到整容技术中,从无一例失败。这一次,我先用牛皮为你整容,又给你换上了猪的胃。”

曼索尔惊恐万状,猪的胃?这使他一下子想到自己在未来的日子里,对着餐馆里的潲水桶狼吞虎咽的惨相,但他还有一个没有解开的疑团,便问:“那上一次你又用了什么替代物呢?”

阿拉桑眉飞色舞地说:“上次给你换上的,是犬的肾脏。”

曼索尔懊丧万分:怪不得会想起“柱状体”!唉,自己本想暗杀阿拉桑,没想到反让阿拉桑“暗杀”了自己,他气急败坏,大叫起来:“我要改行!”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