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美人背情感英年早逝的意思(这些英年早逝的才子们)
英年早逝的意思(这些英年早逝的才子们)
2022-11-28

在浩瀚的中国古代史中,不乏许多才华横溢的文人才子。他们有的满腔抱负,但却因壮志未酬抱憾而终。有的则是少年得志,正值勃发之际却英年早逝。不得不说,后者是幸运的,生逢盛世,满腔抱负都得到了宣泄。可他们又都是不幸的,仕途人生不消半生便无疾而终。

若仔细研究便会发现,这些英年早逝的古代才子们,在性格和处事态度方面似乎都存在一定的共性。

作为西汉杰出的政治家和文学家,贾谊的人生可谓传奇。十八岁名扬文坛,二十岁便成了博士,颇受汉文帝的重用。如果不出意外,贾谊的仕途本该是一帆风顺的,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因为,过早的参透了现实,贾谊提出了一系列加强中央集权的主张,言辞犀利,字字切中要害,此举则严重侵害了朝廷老臣和诸侯王的利益。因为群臣的妒忌和迫害,贾谊被迫罢官归隐,仅三十三岁便抑郁而终。

霍去病在中国军事史上可以说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,他是一位少年军事天才,可以说,自古那么多的名将,都没有像霍去病这样的少年得志,这些殊荣足矣让很多武将梦想一辈子了,可非常不幸的是,他死的时候只有23岁。也许是霍去病的好运用的太快了,纵观历史的长河,又有几人能够做到他这个份上,生前就已经功成名就,封狼居胥,最后,官至大司马骠骑将军,封冠军侯。

有“诗鬼”之称的李贺,同样也是少年得志。据《唐才子传》记载,李贺七岁即可辞章,一时名动京城,就连大诗人韩愈也对李贺幼时的作诗能力惊叹不已,高轩马车下,李贺被要求当场作诗一首,正是这句“我今垂翅附冥鸿,他日不羞蛇作龙”,让韩愈见识到了李贺超脱于同龄人的文笔和辞藻。或许是天妒英才,李贺一生虽才华横溢却始终报国无门,仅二十七岁便与世长辞,人生际遇可谓凄凉。

写下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的纳兰性德,可谓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生。出身贵胄之家,父亲还是当朝宰相纳兰明珠。相传,纳兰性德生的玉树临风,气质更是超凡脱俗,因为才情出众,小小年纪便被皇帝钦点为御前侍卫。可即使人生得意至此,纳兰性德还是没有摆脱“悲苦”的魔咒。少年得志,皇宠加身,这一切对于淡泊名利的纳兰性德来说都是枷锁。

他爱文,可是,帝王偏偏将他点为武将。他好不容易觅得了卢氏这位心上人,可妻子偏偏又在难产中离去。可以说,纳兰性德始终都挣扎在忠与孝、强权与良知、理想与世俗等多重矛盾中。身心俱疲的“人间富贵花”,刚到三十岁便消逝在了人间。著有《谈艺录》的明代才子徐祯卿,十六岁便写出了《太湖行录》、《江行记》等文学作品,之后还被封为了国子监博士。

众所周知,如今影视作品提及的“江南四大才子“分别是唐伯虎、文征明、祝枝山以及周文宾,但鲜有人知的是,真实的历史上却并不存在什么周文宾,明代徐祯卿才是货真价实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。 或许是因为性格孤傲不讨喜,徐祯卿在及第后并未得到重用,郁郁寡欢的他,仅三十出头便无疾而终。“初唐四杰之一”王勃,虽有千古难遇之奇才,却依旧躲不开“英年早逝”的宿命。

据史籍记载,王勃九岁能写文,十岁博览群书,精通五律周易,堪称当之无愧的少年天才。如今为人所知的《滕王阁序》,只是其在十四岁时兴趣而作的文章。如此才情优秀的王勃,仕途却并非一帆风顺。因为私自处理了官奴,王勃的仕途被迫终止。他在一次探望父亲的途中,因溺水惊惧而亡,终年二十六岁。所谓天纵英才也妒英才,矛盾在这些早逝才子们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少年得志,名扬天下,好像幸运的像天选之子,可转眼间,命运又扑灭了他们人生中所有的光芒。幸运如他,不幸也如他,如今来看,只是悲苦和幸运的程度不同罢了。

他们身上的矛盾性,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三点:

第一点,乐观又消极。中国古代文人大多学古通今,他们才华横溢,眼界开阔,超于常人的天赋往往能使其洞悉世事。一方面,因为看的太透,他们消极避世。另一方面,因为满腔抱负,他们又对现实充满期许。在这样矛盾性格的催化下,才子们的思想往往会出现症结,久治不愈,身体自然会出现问题。

第二点,功利与隐忍并存。古代文人才子普遍隐忍内敛,他们渴望壮志得酬,所以,内心通常都隐藏着光耀门楣的功利思想。可若一旦才情得不到宣泄,他们便会立刻由“春风得意马蹄疾”转为“唳累长空泪垂流”。壮志未酬的遗憾往往会在他们心中形成枷锁,若是能够自我释怀还好,否则,便会积郁成疾。

第三点,坚强却又脆弱。常言道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,这话的确不假,读书能陶冶情操,更能磨练性格。因为,饱读诗书,文人们通常会将现实理想化,极度渴望心境合一的理想状态。可世事无常,人生又怎是“一帆风顺”四字便可道尽的。

因为,现实和理想的巨大差距,加之,其内心清高孤傲的品格,才子们往往要比普通人还要脆弱敏感,更别提承受所谓的“挫折”了。

参考资料:

【《中国历史上的“天妒英才”》、《自古才子多“短命”》】